作者 运营研究社
· 2021年06月03日

在线教育“地震”后,从业者该何去何从?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运营研究社(ID:U_quan),作者:Sybil 丽言,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最近在线教育裁人的事情,相信大家都有听说了。

我们几个在线教育的学员就经常在群里讨论,他们一开始谈到零星几个人被裁,后来却发现几乎每个机构、每个部门都在裁员,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图片

回顾2021年上半场的在线教育机构,一浪未平一浪又起。

4月份,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和高思等培训机构,因为价格违法,被官方给予警告并罚款50万。

5月初,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培训机构被处以警告和250万顶格罚款。

到了5月末,相关部门更是直接放大招,一次性对15家培训机构,进行了高达3650万顶格处罚。

行业“大地震”下,在线教育从业者该何去何从?今天这篇文章希望能给你一些答案。

01

 在线教育遭遇“地震”

别看现在教育现在这么惨,去年的这个时候,ta 还风头正盛,一时无二。

2020上半年,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不仅学校延期开学,线下的各种辅导班补习班也被全面叫停,这无疑为在线教育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风口。

于是,当时的爱奇艺知识联合40多家头部教育机构发起了“停课不停学”计划,钉钉教育的日活跃用户更是高达5000万,为了保证正常运行,钉钉还不得不紧急扩容10万台服务器。

图片

那些原本主要做线下业务的培训机构看到风口转移,也纷纷依托钉钉、腾讯微课、抖音、快手等APP 为媒介,转战线上教育……

2020年的在线教育有多热,我们从数据就可以看出来:

在一年的时间里,多家头部教育机构获得了资本的疯狂投资,作业帮获得E+轮16亿美元融资,编程猫完成13亿元 D 轮融资,猿辅导获得云锋基金3亿美元融资,好未来和银湖等机构达成33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

这还仅仅是一部分,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在线教育在2020年的融资高达680多亿,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更是史无前例的超过4800亿。

图片

图源 识微科技

2020年,伴随着融资、烧钱、营销、并购,在线教育大出风头。

但是风光的时间有限,自从今年年初政策收紧以来,这些在线教育机构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一开始是年初的“广告合规问题”打响了在线教育行业强监管的第一枪,紧接着“双减(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趋紧”、“预收费问题”和“教师资质问题”等监察轮番来袭。

具体表现为,在线教育的品牌广告陆陆续续从央视消失,部分渠道甚至干脆禁止教育行业的品牌投放。

除此以外,在线教育越来越紧张的局势在股市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最近几天的在线教育股市可以说是一片绿……

图片

在严峻的形势下,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各大品牌开始了自己的自救行动,人员优化(裁员)和业务调整(关停)变成了各大公司的不二选择。

比如,有网友透露,高途课堂的创始人陈向东不久前就召开内部会,会议结果是高途将裁掉30% 的员工,与此同时,高途还关闭了信息流和在线直播业务。

再比如,作业帮在5月26日也暂停了辅导、销售岗位的人员招聘。

于是,堪称“行业生死转折点”的史上最大裁员开始了……

一方面,很多内部人员表示自己所在的部门说被关停就被关停,很多人莫名其妙就被裁掉了。

有网友在脉脉上透露自己是某在线教育机构的工作人员,还差二十几天转正,结果遭遇公司裁员50% ,自己也在被裁人员的名单中,并且没有得到任何书面说明:

图片

还有的网友透露,ta 所在的培训机构,几乎所有部门都在裁员,有的部门甚至被一锅端,相关人员全部失业下岗。

图片

另一方面,还有大量未入职的工作人员声称自己被放鸽子,其中大多都是应届生。

有的同学抱怨,自己本来收到了 Offer,房子也租好了,前前后后花了一万多,但是却被公司临时放鸽子,HR 已经进入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的状态。(不过我想说,也不能全赖 HR,搞不好 ta 都已经被优化了……)

图片

02

在线教育从业者,该何去何从?

对于行业出现的情况,有同学表示:

在线教育一生黑。

也有很多同学陷入了迷茫:

之前都说在线教育是风口,怎么黑天鹅来得这么突然?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说应届生还能及时“止损”,调整到其他行业。

那么一些已经在教育行业从事多年的同学,可能会更加担忧和纠结,是否要坚持在这个行业发展?毕竟不论是换行还是转岗,都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在线教育从业者,该何去何从?

对我们有过一定了解的用户可能知道,运营社有一个付费教育社群(不是广告),其中几乎全部都是在线教育从业者,还有不少是做 K12的;包括我们的订阅号用户中,也不乏来自教育领域的。

所以今天,我们会尝试对在线教育行业的现状和未来进行分析,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些职业上的参考,如果你有其他的见解,欢迎在留言区指出。

1)看行业,在线教育进入冷静期

首先来看,在线教育行业是否会因为这波政策,而进入瓶颈期呢?

我们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毋庸置疑的是,教育这件事本身是永恒有价值的。

而在线教育能够突破地理的限制,实现教育资源的共享,本质上是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的行业发展进步。

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成都七中通过全日制远程直播教学,跟贫困地区学生共享教育资源。目前远端学校已有超过百人考入清华北大(此前每个学校每年考上一本的都是个位数,当然,远端学校的配合和相关部门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2002-2020年,直播教学的受益高中学生超过100万。

回到这次事件,一方面是再次定性了校外培训,应该是学校教育的补充,不能超纲,不能超前;以及在预收费等问题上强调了合规性。

另一方面是在营销层面,不得虚假宣传、不得有价格欺诈行为、不得有“诱导”买单行为。

所以,在线教育肯定会进入冷静期,因为无法像之前那样资本驱动,疯狂烧钱,抢占市场。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整个行业不行了,还是那句话,教育解决的是需求的问题。

与此同时,在线教育的其他赛道——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是相关部门允许甚至鼓励的。比如职业教育,就建议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

而且正如芥末堆创始人@初九 所说,教育的本质是人对人的服务,所以这个行业是非常缺人的。

之前@桃李财经 也曾分析过,在线教育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

高途的辅导老师有15000名;

作业帮员工超过35000人;

猿辅导员工人数超3万人;

新东方2020年员工数在1.3万人;

……

对比之下,某电商巨头的员工总数还不到1万人。这还是在大班课解决了部分师资供应的前提下。

综上,我们认为在线教育行业未来可期,而且会一直需要人才加入。

2)看公司,产品与服务强的更占优势

再来看公司。

其实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接下来,各大在线教育公司(业务)拼的不是营销和增长能力,而是回归到产品(包括课程内容、课程体系、师资、技术产品)和服务上。

这一点,从这次头部公司的股价变化也能略见一斑。

根据财报,高途(前跟谁学)在销售费用的投入上,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别是1.20亿元人民币、10.41亿元人民币、58.16亿元人民币;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23%、49.22%、81.63%。在2019年至2020年,高途的股票涨了393%,而从2月16日以来,跌幅超过80%

好未来2018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销费用分别为4.84亿美元、8.53亿美元、10.20亿美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8.88%、26.06%、32.56%。2019-2020年美股上涨168%;今年2月下旬以来下跌超过 50%

虽然在线教育公司都收到了打击,但从结果来看,营销导向和产品服务导向的企业面临的困境还是不一样的(基本上靠营销涨起来的股票,都全跌回去了)。

同时,这些备受打击的大企业,如果能够及时调整业务、规范经营,在现金流资金流不暴雷的情况下,也大概率能够挺过这一关(毕竟都是有能力才能做到这么大规模),只不过表面上的增长没那么快而已。

除了头部企业,我们认为,接下来,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马太效应也会减弱,会涌入更多的长尾教育公司。

之前进入这个行业,就不得不大规模烧钱地模式,K12的一些课程获客成本高达惊人的4000元,转化正价课之后也只能勉强做到 ROI  持平,没有资本的助力,普通在线教育公司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所以之后,在营销不占优势的前提下,一些细分领域,或者区域性的教育公司,可以凭借产品和服务占领一定的市场。

3)看岗位,技能随业务模式调整

最后看岗位。

其实这波震荡过后,我们能很明显感受到,之前用0元 /1元课砸钱推广引流,然后转化高价课的这套模式,也亟需变革。

有一位在 K12公司做转化的小伙伴跟我们透露:

目前后端转化很难做,因为分期、还有很多敏感词都不能跟用户说了,比如课程、年级、数学、语文、英语等等。

所以不论是在增长这个节点,还是在转化这个节点的同学,接下来可能都会引来新的挑战。

但是我认为也无需因此焦虑,因为技能都是可复用的,一方面模式调整不意味着技能无用,另一方面这些技能在其他行业也可以迁移。

03

结语

说实话,一开始接触到这些信息时,我们作为教育从业者(至少算大半个)也是慌的,但是仔细了解和思考一番之后,我们反而冷静了。

首先,这波过后,在线教育终于可以不“卷”了,大家可以凭产品和服务踏踏实实做教育。

其次,相关部门并没有一刀切,而是希望整个行业合规发展。对于那些本身就希望合规的企业来说,这样就可以减少「劣币驱逐良币」的担忧。

最后,在线教育回归初心,我们是做的是培养人的事情,可以赚钱,但别想着暴利。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