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锌刻度
· 2021年05月26日

爱优腾维权记:大UP不愁活路,小UP何去何从?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孟会缘,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UP主们进退维谷

“下架的作品还能再上吗?收藏夹都灰了。”

“我还没看呢,挺住,大大!”

“挺不住了,版权的事可大可小。芒果和裤一起来,确实顶不住。没有企鹅和桃是因为我没动他家东西......”

这一个多月里,向来崇尚“不生产内容只做内容搬运工”的影视剪辑行业接连地震,在抖音、B站,很多从业者看着审核不通过和被平台下架的影视剪辑类作品,首次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也做好了“这次是来真的”的心理准备。

毕竟,“抵制影视剪辑”事件发酵至今,已有多方现身表明立场:从爱优腾芒等长视频平台、多家影视行业协会及几十家影视公司率先发声呼吁保护版权,到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做出回应,称要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再到抖音、B站等短视频平台开始在限制影视剪辑类作品方面做出实际行动。

但长视频平台向侵权的影视UP主发起冲锋,真的只为断了他们的生路?或许,拥有版权即掌握了影视剪辑主动权的长视频平台,此举对于其在短视频领域的发展还有着更深远的考量。

视频、视频网站、视频应用

影视剪辑“凛冬已至”

最近,张悦粉上了一对大热CP。在抖音、B站、微博等平台,她找到了不少同担(喜欢同一个偶像的粉丝),享受着和大家一起考古早期物料、抢购代言产品、追看最新消息的快乐时光。

通常情况下,身负剪辑、P图等技能的“技术型”粉丝,因能借助偶像的影视、路透、综艺等视频及图片资料,将之剪辑成cut版本、拼接组合成新的视频,或直接对现有资料进行解读,总能获得偶像对应粉丝群体和一部分路人的瞩目,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备受粉丝关注的“大粉”博主。

Koko就是张悦开启追星之旅过后关注的众多短视频博主之一。因为koko会在短视频平台更新张悦所关注偶像的最新动态,并对这些行为进行解读,对张悦这样没有多少空余时间的上班族而言,koko的总结性剪辑作品能帮助她省却大量看物料(涉及明星相关合作的照片、文字、视频、文件、录音等资料)的时间。

前几天,koko做了直播预告,说将对偶像在优酷独播的一场付费演唱会进行解读。从不错过koko一手分析的张悦,按时点进了koko的直播间,没过多久却看到了令她十分意外的一幕,“播着播着突然黑屏了,我还以为抖音直播出了技术故障,但转头一想直播间人又不多,这么大一个的平台,不至于应付不了这么点人吧。”

还好经过几秒钟的时间,画面就恢复了正常。当时,对于不明所以的张悦等粉丝,koko也给出了解释,“不好意思姐妹们,黑屏是因为后台提示我侵犯版权了,所以我得把演唱会的画面关掉,现在平台对这方面审核挺严格的,我把直播画面切到电脑桌面,咱们就这么直接聊吧。”

听到koko的解释后,张悦瞬间明白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之前那则震动影视圈的版权联合声明,“声明刚发出来那几天,我关注的好几个博主就出了删除视频的通知,给了时间让粉丝下载视频,说到时间就下架,免得被版权方追责。没想到现在连在直播间播放画面也会被查到,看来平台的审核力度挺大,这次可能是玩真的了。”

图片

某短视频影视剪辑博主发给粉丝的提醒

实际上,张悦的判断十分精准。除了在4月初由70多家影视机构抵制短视频侵权的倡议书外,中央宣传部版权管理局和国家电影局也在4月下旬先后发声,称将坚决整治短视频侵权行为,积极维护影视作品版权秩序。

显而易见,经过一个多月的发酵,这股影视版权保护之风已经从影视剪辑UP主个人,刮到了他们身后的发布平台上。

据相关从业者透露,针对目前的情况,抖音平台已经在进行新一轮整顿,以限流的方式打压剪辑号,而B 站的二创(有吐槽、解说、剧情介绍、拉郎、内容拼接等多种形式)投稿通过率也有明显的降低,甚至已经有大量的二创视频被下架。

B站忠实用户周越身在局中,更能体会到其中变化,“我的收藏夹里,很多神仙二创作品都变灰了,好后悔没有及时下载到硬盘里。”在B站这个国内最大“二创”视频网站中混迹多年,关注了多位影视UP主的周越,十分清楚版权保护政策的收紧,对这些将影视剪辑视作谋生手段的“创作者”而言意味着什么。

职业的影视剪辑UP主不比koko等为爱发电(无偿分享)的粉丝博主,他们主要以流量或利益为目的,去收集一些特定内容并加工成特定信息,二次创作是他们最常用的表现形式,也是他们吸引粉丝和广告商关注的杀手锏。

相较于针对电影、电视剧、综艺,进行简单剪辑和切条搬运的“XX追剧族”“XX热剧”“XX剧透社”等影视剪辑号,在明晃晃地进行侵权行为,备受粉丝拥簇的大神UP主,虽然会在进行二次创作时加入自己的解读,但若是素材未获得原影视作品版权方的许可,其所实施的复制、发行行为依然构成侵权。

在版权方的倡导、有关部门的督促,以及短视频平台的严格审核下,看着那些因为版权被下架和无法通过平台审核的作品,很多影视剪辑UP主都嗅到到了“凛冬已至”的味道。

版权方集体声讨,断了谁的生路?

“再这样下去,影视区UP主全活不成。大UP不愁活路,可怜的都是小UP。”曾因为一则混剪视频在B站小火一把的木子,最近忧心忡忡地告诉锌刻度,他可能离转行已经不远了。

此前,木子和锌刻度分享过他的入行经历。

因为短视频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入侵,当碎片化阅读成为常态,用户行为模式的转变让不少影视作品的二次剪辑借此崛起,也使其成为不少人眼中一个新的赚钱渠道,木子就是吃到这波红利的其中一员。

木子告诉锌刻度,以影视剪辑发家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大前提,即剪映、快影等专门为小白设计的傻瓜式剪辑软件的出现——将视频剪辑、画面裁剪、字幕、音效、封面等专业技术一站式集成的剪辑软件,让影视后期这个原本技术含量颇高的职业逐渐走下神坛,开始拥抱普罗大众。

有了短视频平台给的生存空间以及入行门槛的降低,不少野生剪辑师迎来了事业的春天。

所以能够看到,在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粉丝过百万、千万的视频博主不在少数,他们将影视作品剪辑成多个短视频,再配以自己的解说形成解说类电影;把多部电影片段拼凑在一起,制作成混剪类电影;新剧上线后,第一时间对其相关内容吐槽或推荐......

对此,木子坦言,“大家都是用同样的素材和剪辑软件制作,也谈不上能有什么很炫酷、很独特的画面效果,单纯依靠短视频平台自带的路人盘引流,紧跟热点的视频多多少少也能混点关注度。”

但当版权保护的“噩耗”袭来,看到平台的审核机制越发严苛,木子开始对自己之前规划好的职业未来感到悲观,“没了影视素材,大UP主还能自己写段子,用表情包代替画面做视频,这就相当于在做原创内容了。但我们就没办法了,离了影视素材,什么也做不了。”

图片

一位UP主晒出视频被下架的原因

“没想到这次整顿力度这么大,还想坚持做国内的影视剪辑短视频的话,估计只有去找版权方拿到影视授权。”比如,影视大V毒舌电影在近期更新的视频中,就表明了其已获得授权。而综合多家媒体报道,有不少影视UP主现身说法,表示获取正版授权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透露,察觉事态严重,有很多从业者现在已经直接转做版权追责相对较难的国外影视作品了。

不可否认,近年来短视频自媒体创业领域蓬勃发展,让丰富有趣的短视频作品满足了人们创作、展示、分享及高效利用碎片化时间,来观看优秀作品的消费诉求。而由此衍生的版权问题,其日渐严重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新华社曾发文称,一些短视频App上出现多个影视剧被剪辑成各种短视频的内容,还表示短视频正成为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的最新高发地带。

据《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12426版权监测中心接受权利人及监管部门委托,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覆盖作品量超过1000万件,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其中,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非独家作者被侵权率为65.7%。

在此情况下,版权方呼吁“短视频剪辑需要取得版权方授权”,不光是合情合理的诉求,同样也是一个能促进长、短视频行业健康发展的契机。只不过,如此一来必然会让那些原本借此谋生的剪辑UP主们举步维艰,也会让他们身后的短视频平台在影视剪辑方面丧失主动权。

维权背后的阳谋与野望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副会长王鹏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先后两次关于版权保护的倡议行动,皆由三大长视频平台(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发起,“三大平台加几家公司发起,可能觉得影响力不够,就开始拉这些协会和其他公司加入,形成了滚雪球的效应。”

长视频平台此次的维权之心有多坚决可想而知,对于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这是一个不太好的信号。

前段时间,优酷独播热剧《山河令》引爆了全网流量。彼时,B站上与之相关的reaction类视频(多表现为博主一边看视频一边做出相应的反应或者评价)乘势而起,不少做reaction的UP主坐上了大爆剧的顺风车,收获了一大波关注。

只可惜好景不长,同样需要借助影视素材来制作而成的reaction,可以说也是二创作品的形式之一,在未获得影视授权的情况下,制作和发布reaction作品也属于侵权行为。

在这次力度大到前所未有的版权维权风暴中,抖音、B站等短视频发布平台的配合行动,成为了插向影视UP主最致命的一刀。比如,因为《山河令》reaction一炮而红的B站UP主“五彩哥哥”,在版权追责已然势不可挡的情况下,就做出了主动投身版权方的举动。

锌刻度看到,“五彩哥哥”在优酷平台开设的新号,就是专门为了播放《山河令》剧集相关二创内容。此前,这些内容在“五彩哥哥”于B站的账号下都是免费放送,而在优酷平台就变成了VIP专属和付费观看。

图片

因为剧集版权问题,B站UP主“五彩哥哥”到优酷开了新号

由此可见,手握影视版权的爱奇艺、腾讯、优酷等长视频平台,或许在影视板块已经握住了短视频的“命脉”。

短视频平台对版权问题的严加审核以及影视自媒体从业者或主动或被迫的出走,都说明长视频玩家们对那些被盗用、滥用的影视资源追责的举动,不仅肃清了业内将侵犯版权视作常态的歪风邪气,甚至还为他们带来了另一个好处——那些能对资源进行二创、可为短视频平台带来流量的UP主们,受制于影视版权的归属,在严查之下还想做相关内容就只能向版权方妥协。

也就是说,如果从影视内容生态上讲,一旦版权追责问题全面落到实处,爱优腾芒完全可以借由手中的海量影视资源,吸引原本驻扎在短视频平台的影视自媒体到自家地盘发展。

具体来看影视自媒体加入长视频阵营后的优势:在影视资源方面,长视频平台的内容储备毋庸置疑;在剪辑技术方面,腾讯有秒剪,爱奇艺有随刻,哪怕是没有开发配套软件的长视频玩家,也能和第三方剪辑App寻求合作以提供技术支持;在生存空间方面,长视频玩家入局短视频领域的时间不算短,各自也有相关的短视频平台或渠道。

那么,长视频平台联合影视制作相关环节一起发声,其意义就不仅限于是在保护自身版权利益,以及促进长、短视频行业健康成长了,此举其实还能为长视频玩家自身建立起一个短视频影视内容板块的生态内循环。

而这,对于想争夺短视频市场却至今无甚成效的长视频玩家而言,正是一个十分明显的突破口。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