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亿邦动力网
· 2021年05月25日

京东再找新盟友瓜分万亿出海市场 本土玩家该选择谁?

【亿邦动力讯】京东在跨境出口电商独立站SaaS业务上的布局,渐渐浮出水面。

亿邦动力近日独家获取一份“京东国际内部人才需求”文件,显示了蛛丝马迹。

根据上述文件,京东“国际事务与战略发展部”(一级部门)下属的“Shopify项目组”,正在进行招聘。具体岗位包括商家运营、产品策略、出口服务商管理、生态管理、产品经理等,工作地点为北京。

图片

“不是自己做一个建站SaaS平台,而是团结一批商家打入Shopify独立站生态,逐步做供应链资源输出。”一位接近京东的业内人士向亿邦动力透露。

这意味着,京东在跨境出口电商领域的布局,除了跨境物流、投资海外电商平台、京东全球售业务之外,又多了一个条路。

另一位卖家则对亿邦动力表示,如果京东只是围绕Shopify生态,做一些插件类的SaaS服务,应该只是内部小团队在做试探。

01

搭Shopify快车,京东寻找新盟友

此前曾有资料显示,京东国际事业部生态创新项目组正组建团队,招聘岗位多要求候选人熟悉微盟、有赞、店匠Shoplazza、Magento、WooCommerce、Shopify、BigCommerce等生态平台特点。

这些平台要么是跨境出口独立站建站SaaS服务商当红炸子鸡,要么是已启动出海业务的国内服务商。

业内一度猜测,京东或许要筹谋一个类似Shopify的独立站建站SaaS平台。

但是据亿邦动力了解,京东实际上选择了另一种方式涉水跨境电商独立站——招募商家去做Shopify独立站,通过补贴、优惠政策等方式带动商家积极性,同时为商家做建站、运营、推广等各方面的培训,并可提供供应链服务。

另一位接触过该项目的商家则向亿邦动力指出,在这个项目当中,京东主要是做运营,有几个相关插件,但基本上不涉及底层产品开发。

在这位商家看来,京东和Shopify,“双方并不是那么深的合作”,但却是个很好的开端。“这对Shopify来说是培育中国商家,而对京东来说,也是在跨境出口电商领域的一个重要布局。”他谈道。

就京东国际“Shopify项目”一事,亿邦动力向京东官方求证,得到的回复是“不予置评”。

此前业内传闻,京东可能会和Shopify进行战略合作。“传言二者要组建公司,但暂时没什么进展。”一位跨境电商圈内人士表示,“这事儿非常敏感,也很复杂,估计很多东西还在酝酿期。目前双方的合作,算是有实际落地的第一步了,虽然是比较浅层的合作。”

“相比阿里、亚马逊、eBay,京东在跨境出口电商领域是‘后来者’,且不是一个量级。2015年京东开通京东英文站、俄文站,2017年正式上线全球售-海外华人业务,但至今规模不大。”该人士向亿邦动力指出,“不过,京东善于用结盟的方式来加快步伐。”

据了解,2015年11月,京东与印尼当地公司合资成立的跨境电商平台JD.ID(京东印尼站)上线;2018年1月,京东完成对越南电商平台Tiki的C轮投资(并于2019年增持Tiki,成为最大股东);2019年6月,京东与俄罗斯电商平台Yandex.Market达成战略合作,Yandex.Market接入京东商品;2019年8月,京东全球售宣布与Google Shopping达成合作,将平台热销品导入谷歌商品池的同时,也协助其在中国招商。

图片

在今年初,京东与股东沃尔玛也在跨境出口电商领域进行了合作——京东在沃尔玛开放平台开店(类似亚马逊VC店,即供应商店铺),招募优质中国出口卖家为店铺供货,由京东负责运营管理。

在上述人士看来,如果说2020年以前京东在跨境出口电商领域只算得上是“边缘玩家”,那么,与沃尔玛、Shopify合作,以及去年京东国际业务组织架构调整,则是京东试图摆脱边缘、以另一种方式出海的重要举措。

02

做跨境电商平台“胜算偏小”

京东出海核心是供应链输出

“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在海外再造一个京东”——这是2020年5月19日,刘强东发布的内部全员信提到的第二个梦想。而第一个梦想是,坚定不移地转型成为一家技术驱动的供应链服务公司。

“我们有信心把自身在零售基础设施上的积累,从物流到供应链、技术等能力带到全世界。我们在海外市场做铺路架桥的事情,路修好了,桥盖好了,去帮助中国品牌在海外成功。”他谈道。

与此相应,京东国际业务从组织架构上也做了调整,除了下属业务部的新增、合并外,原京东3C家电零售事业群负责人闫小兵,已于2020年9月担任京东国际业务部负责人。据悉,此后,京东国际业务分成了跨境、商物流和本地站三个团队,均向闫小兵汇报。

对此,有资深电商操盘手指出,2012年加入京东后,闫小兵一直负责京东最强势的品类——3C家电。2018年初架构调整中,闫小兵出任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总裁,同时兼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一直受到重用,地位也相当稳固”。

“2020年,京东国际业务进行一系列调整。刘强东发布公开信,把出海明确为集团重要战略,此后内部发生了很多变化。闫小兵调任京东国际业务部,或许可以调动更多内部优势资源,把这个原本比较边缘的业务拉回来。”该操盘手向亿邦动力表示,“当然,也能看出国际业务在京东的战略层级在提高。”

“在跨境出口领域,如果做电商平台,京东要与亚马逊、阿里(旗下有速卖通、Lazada、阿里国际站)、eBay等巨头正面较量,基本上没什么胜算了。但如果退到后端,做独立站生态服务,这既符合京东对自己的定位——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又开辟了一个还不算饱和的新战场。”某跨境电商服务商谈道,“且京东手里具有大把国内优质商家资源,推动他们出海也是一个远大的事业。”

“京东的优势是品牌货,并且有履约体系,这可能是京东跟Shopify合作的一个亮点。”一位家居用品类目资深跨境卖家指出,“总的来看,和Shopify想要的中国商家是一致的。这可能是二者此次合作的基础。”

在该卖家看来,京东开放供应链资源、培育中国品牌商家出海,这件事想象空间很大。中国虽有百万量级的跨境电商零售出口卖家,但他们大多数没有产品研发能力,更妄谈品牌的“卖货人”。

然而,行业前进的方向一定是向品牌化转型,这就需要更多优质供应链、优质品牌玩家入局。

03

京东打入Shopify生态圈

跨境独立站SaaS贴身肉搏

“如果京东只是围绕Shopify生态,做一些插件类的SaaS,应该是内部小团队在做试探,还没有那么高的层级。”一位3C品类卖家猜测,“假如京东真的与Shopify联手,却可能是个重要信号。”

“早先大家讨论,当下跨境电商独立站这么火,Shopify迅猛增长也引得各类中国版玩家效仿,难道阿里、京东这样的巨头不动心?但对他们来说,要再造一个Shopify的机会不大,更多的可能性是以投资、收购方式入局,或者就是和Shopify联手。”这位卖家说,“看来京东先开动了。”

在他看来,京东以Shopify合作方的身份进入独立站生态,或许是“更明智”的选择。

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独立站市场规模仅为0.2万亿元,2020年该数字上涨为0.8万亿元。伴随着疫情爆发带动线上消费,独立站整体运营迅速增长,预计到2025年,独立站市场份额将从2020年的25%上升至近50%。

“目前,中国跨境出口独立站商家,最大的盘子还是在Shopify那里,大概占50%市场份额。其余建站服务商占比都不大,从1%到9%不等。”一位品牌出海代运营服务商向亿邦动力指出,“随着更多本土建站服务商入局,盘面会发生一些变化,甚至很快进入谁死谁留的阶段。但Shopify的地位依然很稳,这是先入为主的品牌心智决定的。”

“通过初步合作摸索后,如果后续京东能与Shopify深度结盟,这对行业的影响会很大。”该服务商表示,“这可能也是京东跨境出海业务弯道超车的机会。”

某独立站建站SaaS服务商高管也对亿邦动力谈道,目前整个市场的确呈现出供大于求之势。一方面,存量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另一方面,也会加速市场教育过程。

“大家都在办宣讲会、培训班,当整个市场被充分教育,大家都获得了工具之后,最终比拼的还是产品和服务。”该高管说。

“从产品、技术角度,SaaS本身是一个需要长期重投入的赛道,这方面Shopify是大家都仰望的对象。而从服务角度,中国本土玩家更有优势。”该高管坦言。

此外,为商家提供更多解决实际痛点的商业解决方案,也是建站SaaS服务商的一大赛点。其中,供应链服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比如,SHOPLINE已推出服装供应链平台Fashionline,Shopify也有为商家提供货源的在线批发平台Handshake以及Oberlo。

“Shopify会不会与京东合作,针对中国商家推出这么一个供应链平台,也未可知。京东的国际物流业务近几年发展非常快,可以在履约上与Shopify的配送网络打通。”其中一位跨境服务商指出。

不管怎样,跨境电商独立站市场热闹起来之后,恐怕就是“近身肉搏”了。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