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互联网怪盗团
· 2021年05月21日

对腾讯而言,利他就是最高境界的利己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怪盗团(ID:TMTphantom),作者:怪盗团团长裴培,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一个月前,当腾讯宣布成立SSV(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将“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提升到公司战略高度,并且宣布首期将投入500亿人民币时,整个市场都很惊讶,而且茫然。很多人问我:

  • 500亿要怎么投啊?会不会对腾讯的利润造成巨大压力?

  • 就算是拿来做好事,500亿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 什么叫“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可持续发展,大家都懂;社会价值,大家也懂;在这个基础之上,怎么“创新”呢?

  • 一个几万亿市值的互联网平台公司,把这种公益性质的口号列为公司战略,这样合理吗?

大部分人还是觉得这只是一种姿态,就像互联网公司经常做的姿态一样:捐一些钱,成立一个基金会,再设立一个内部公益团队,以体现自己履行了“社会责任”。这些举动当然是有意义的,不过意义有限,没人认为它们具备战略意义、能深刻改变社会。

马化腾、腾讯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我看了5月20日举行的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接收了很多新的信息。现在我能够理解为何腾讯要把“可持续社会价值”列为公司战略,以及500亿会怎么投了。简而言之,我现在的观点是:

  • 互联网将深刻改变社会公益事业,促进公益的“数字化”和全民化;

  • 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将致力于“造血式公益”,而不是传统的“输血式公益”——这就是“可持续社会价值”的关键;

  • 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平台自身也会受益。它们能帮助经济注入新的活力,为自己埋下未来成长的种子,并提升自己的公众形象。

迄今为止,提到“互联网公益”,大部分人的印象就是在互联网平台上筹集善款,包括机构筹款和众筹。“水滴筹”的母公司刚刚在美股上市,这可能是大家最熟悉的公益众筹平台。其实,在筹款规模方面,与大批公益基金合作的腾讯公益平台要更胜一筹——已经累计募集了119亿元善款,累计吸引了4.52亿人次捐款。

整个2020年,通过互联网募集的公益善款金额高达82亿元,同比增长了52%;这已经是非常巨大的成就了。在IaaS(基础设施)、PaaS(平台)以及SaaS(软件应用)层面,公益事业均从互联网公司身上受益良多。但是,陈一丹(腾讯主要创始人、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兼荣誉理事长)却说:“更大的命题随之而来:整个公益行业应该如何进一步加速数字化?”显然,“数字化”的范畴要远远大于“在互联网上筹款”。

图片

(引自《2021腾讯公益数字化研究报告》)

这不禁让我想起整整十年以前,我第一次主动进行慈善捐款的情形。我捐助的是一家为民工子弟、社区留守儿童进行戏剧教育的公益机构;这个领域我非常关注,后来还为一家类似机构做过志愿服务。我还想说服一位朋友捐款,但他狐疑地问:“你确信这些钱会被用于建立社区儿童剧团?怎么证明?”

我回答:“因为创办者是我的老同事,如果我连她的人品都信不过,那可真没有人能信得过了。”

这位朋友说:“好吧,但我还是想知道这项事业的实际效果。例如我捐献了6000元,到底有多少孩子得到帮助了呢?”

如果是在今天,上述问题可以得到及时解决。腾讯公益平台上的“新一千零一夜”项目,就是通过线上播放经典绘本故事的形式,为农村寄宿学生提供情感陪伴。整个过程的资源使用是公开透明的,结果也同样透明:有9538所学校、383万人次的留守儿童得到了服务,留守儿童的抑郁增长速度减缓了63.6%,睡眠好的学术增加了126.5%。

爱佑基金会,这个主要面向大病患儿提供救助的机构,甚至使用了区块链技术,确保了捐款使用的公开透明——数据是上链的,无法篡改。每一个捐赠人,哪怕只捐了一分钱,都会获得一个专属爱心账户,可以随时查询每一笔捐款的使用情况。我一直主张将区块链技术全面、深入地利用于公益事业,这将大大提升公众的信任感,从而做大整个公益事业的盘子。

图片

(引自《2021腾讯公益数字化研究报告》)

回到开头的那个话题——腾讯SSV的500亿打算投到什么地方去?其实官方新闻稿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资金投向主要包括:基础科学、教育创新、乡村振兴、碳中和、FEW(食物、能源与水)、公众应急、养老科技和公益数字化。在本次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上,“乡村振兴”恰恰也是三大主题之一;我认为这个主题充分体现了互联网平台如何利用公益“造血”而不是“输血”,如何在做公益的同时为自己埋下未来成长的种子。

我们都知道,“下沉市场”,也就是低线城市、乡镇和农村市场,是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主题词。如果没有下沉市场,微信支付不会崛起的这么快,也不会有拼多多和快手(两者都是腾讯的战略投资对象)。怎样扩大“下沉市场”的规模,让它发展得更快、更长一点呢?最根本的方法就是乡村振兴,也就是让农民变富。只要农民口袋里有钱了,就会有消费意愿,就会增加在互联网上的消费,推动互联网技术继续进步,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就像一百多年以前,亨利·福特率先推出的“日薪五元制”:给工人提升工资,让他们口袋里有钱、变成中产阶级,他们就会买福特汽车,成为福特的新用户。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可持续发展”——不是竭泽而渔,而是把蛋糕做大、以公平的方法分蛋糕,最后所有人都很开心。

腾讯成立了一个“腾讯为村”APP,向1.5万个村庄的251万村民提供乡村治理、乡村社交、电商及直播带货、生活缴费等功能。按照腾讯官方的话说,这是一个“用互联网助力精准脱贫、振兴乡村的工作平台”。在微信视频号上还要更热闹一些:过去一年多,大批扶贫干部、扶贫组织和农户入驻视频号,利用其强大的直播和社群运营功能,通过农产品带货帮助脱贫。随着视频号直播功能的进一步拓展、与微信小商店的深度绑定,视频号将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助农平台。

腾讯SSV首期投资强调的“FEW”(食物/能源/水)也是如此:只有解决了广大贫困地区人民的食物、能源和用水问题,他们才能具备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融入社会分工体系,从而为社会创造更多商品、也从外部采购更多商品。他们将是新兴的“下沉市场用户”乃至“主流用户”。

图片

(图为马化腾朋友圈关于食品/能源/水公益的发言)

曾经有人问我,腾讯对“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投入的500亿资金,能带来什么想象空间吗?要知道,资本市场最关注的还是收入和利润增长。投资履行社会责任固然精神可嘉,但是对具体的业务又有什么促进呢?例如,能不能孵化出一个类似水滴筹的平台,或者依托公益数字化去促进腾讯云的To B业务,等等?

我的回答是:我们不要把这件事情想的太狭隘了。腾讯这种规模体量的公司,理应站在更高的层次去思考与社会的关系。正如上文提到的:乡村振兴了,那么农民就富裕了,那么腾讯不但可以在投资上受益(拼多多、快手),也可以在核心业务上受益(微信视频号、小程序)。同理,教育创新了,人们受教育的水平提高了,整个互联网的盘子能够继续增长,腾讯也会受益。至于一笔投入能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一个公益性质的平台能不能自给自足,这种追逐蝇头小利的事情,不应属于腾讯这个档次的公司考虑的问题。

就像稻盛和夫的那句名言:“利他,是最高境界的利己 。”无论这句话的适用范围如何,对于腾讯这个体量的互联网平台公司而言,我认为是相当适用的。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