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投资界
· 2021年04月25日

这两天,雪梨宣布融资,张大奕黯然退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周佳丽 徐晓倩,,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网红雪梨的公司,又融资了。

投资界获悉,4月23日,宸帆电商(以下简称:宸帆)正式宣布完成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今年3月,公司刚刚官宣获得来自兰馨亚洲领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这意味着,这家网红电商短短一个月两轮融资过亿元人民币。

宸帆的背后,是一对大学室友的创业故事。2011年,淘宝刚刚兴起,还在浙江工商大学读大三的雪梨(原名:朱宸慧)揣着3000元奖学金,和室友钱夫人(原名:钱昱帆)开出了网店“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十年时间,两人携手将网店推上淘宝头部品牌,后又成立宸帆搭建红人矩阵、加入直播电商大潮,直至现在坐拥超30个新消费品牌。

同为初代网红,张大奕背后的公司却悄悄退市了。4月22日,如涵控股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上市仅两年,市值缩水超七成,昔日“网红第一股”荣光不再。而曾经贵为“卖货女王”的张大奕,也在李佳琦、薇娅为首的直播电商浪潮中渐渐被遗忘,令人唏嘘。

90后女老板开网店

3000元起家,现在年入超30亿

追溯宸帆的历程,得从雪梨的故事开始讲起。

2009年,雪梨从温州走出,考入浙江工商大学国贸系。在大学期间,她活跃在学校的各大社团活动,也凭借着优异的学习成绩,成为同学们眼中公认的高颜值女学霸。到了大三那年,正在准备出国读研的雪梨迷上了淘宝网购,也对服装穿搭产生了浓厚兴趣。

彼时,借着淘宝的东风,网购女装悄然流行,杭州的街道上随处可见渐渐“淘宝化”的都市女装。同时在欧美日韩等国际休闲品牌的承压下,中国线下的本土服饰开始陷入高库存、长周期等经营困境。但年轻女性对于“穿对”、“穿美”的需求远未满足,这是一个巨大的潜力市场。一个想法开始在雪梨的脑中酝酿。

一天下午,雪梨照常在寝室里刷淘宝,她突发奇想——为什么不自己开一家淘宝店呢。转过身,雪梨将这一想法告诉了室友钱夫人。“当时开网店的门槛很低,杭州的四季青又是服装市场,可以去拿货,剩下的就是穿搭和拍照,感觉也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回忆当时,雪梨曾如是说。

钱夫人没有犹豫,两人一拍即合。当天晚上,雪梨便和钱夫人火速在淘宝上注册。一周时间,网店申请通过,“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正式诞生。揣着3000元奖学金,这对大学室友正式踏出了创业的步伐。

基于多年沉浸淘宝的经验,雪梨深刻体会到,女装网店真正的引爆点在于款式和照片。两人分工明确,先从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进货,以“买手”模式筛选款式独特、易于搭配出个性的服装。回来后,雪梨当模特,钱夫人当摄影师。网店上线后,迅速引来了广大年轻女消费者,一个月后店铺的流水就达到1万元以上。半年后,“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店铺等级升成“皇冠”,两位90后女老板也因此成为浙江工商大学的校园名人。

2013年,雪梨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微博运营,“哪里有免费流量就往哪里去”。很快,雪梨成功出圈迅速积累了一大批粉丝,成为第一代淘宝网红中的佼佼者。这也顺势带动了店铺的销量飙升,“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随之有了自有品牌的专属供应链,渐渐成为中国电商圈响当当的存在。

十年发展,如今这家网店已经坐拥近2500万粉丝,连续多年夺得淘宝女装品类第一。2019年雪梨曾透露,自己的公司成交额达30亿元。而年仅29岁的她,也随之登上了当年《胡润Under30s创业领袖》榜单。

短短一个月,获投两轮融资

雪梨不想只当开网店的

风云变幻,一批网红开始离场。

自2015年开始,随着微博的变迁,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崛起的第一批网红颓势渐显。与此同时,传统时尚快消服饰品牌巨头开始进驻线上,这对网红品牌店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如何将过去的好运气和好成绩延续下去,是摆在这一群体面前的难题。

残酷竞争下,雪梨决定走另一条路径。在她看来,个体的红人也许不能长久,但红人经济是永久存在的。2016年,雪梨成立了网红孵化公司——宸帆,构建了红人矩阵。投资界了解到,宸帆目前已拥有超300位独家签约红人,覆盖微博、抖音、小红书、B站、淘宝直播等主流社交平台,全网粉丝超3.3亿。

2019年,李佳琦、薇娅一统直播带货江湖,宸帆也跟着杀进直播电商。虽发力较晚,但一年多以来,宸帆旗下主播雪梨稳列淘宝主播前三,2020年仅双十一期间直播引导成交额达25亿元。

几年间,宸帆经历了图文、短视频到直播的历次种草阵地变迁,也终于走进了VC的视野中来。今年3月,宸帆宣布获得来自兰馨亚洲领投的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一个月后的今天,这家公司又一次官宣融资——众源资本领投的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

短短一个月连获两轮融资,宸帆凭什么?实际上今年以来,宸帆开始大力进军新消费品牌赛道,丰富自主品牌产品池。据悉,目前公司已从女装拓展至美妆、童装、家居、健身等多个新消费领域,坐拥30余个自主新消费品品牌。

显然,这一模式也受到了VC们的青睐。兰馨亚洲董事总经理黄韬表示:“将红人作为业务的切入口,颠覆传统生产模式与销售模式,并反推供应链改造升级,宸帆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商业模型。在去中心化趋势明显的未来,红人电商生态模式可以被复用至任何一个消费领域的细分垂类中。”

众源资本管理合伙人陈伟稼直言:“宸帆在过去的十年中积累了十分丰富的流量资源、柔性供应链经验和AI大数据能力,同时诸如plusmall(大码女装)、初礼firstgive (婴童)等新消费品品牌已在市场崭露头角。”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其中的plusmall正是“娱乐圈教母”杨天真创立的大码女装品牌。

他同时指出,宸帆能在自有体系内迅速完成小范围的市场测试,相较于其他企业,在新消费品品牌的建立上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更高的成功概率。“我们十分期待能够在未来与宸帆合作,在资源整合上进一步赋能,助力宸帆成为一家面向年轻一代的新消费品品牌集团。”

回首一路走来的十年创业历程,雪梨曾感慨,成为头部网红需要一定的机遇和风口。过去漂亮的才叫网红,现在专业的英语老师更能成为网红,专业领域上有影响力的人才是现在的网红。

刚刚,如涵悄悄退市:

张大奕时代落幕,网红来去匆匆

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雪梨官宣融资的同时,张大奕背后的公司却悄悄退市了。

4月22日,如涵控股宣布,根据2021年2月3日宣布的协议和私有化方案,如涵控股与RUNION Mergersub Limited(以下简称“Merger Sub”)已完成合并。值得注意的是,RUNION Holding Limited是如涵控股的目公司,Merger Sub则是RUNION Holding Limited的全资子公司。

至此,如涵控股完成美股退市,昔日“网红第一股”黯然落幕。在最后一个交易日,如涵报收3.4美元,总市值为2.81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缩水超七成。

作为如涵“背后的女人”,张大奕也风光不再。时间回到2007年,如涵和张大奕开始了零星合作。2014年7月,冯敏(如涵控股CEO)和张大奕一起开了第一家淘宝网红店。杂志模特出身,懂得私服搭配,性格也讨喜,张大奕吸引了众多粉丝,并逐渐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引导粉丝消费。早年间,她创造了太多网红电商销售神话,为如涵贡献过亿营收和千万利润,公司里无人能及。

多年发展,张大奕成功从淘宝模特崛起成为炙手可热的淘系新星,是与雪梨同期的中国第一代淘宝网红。2016年,由她创办的“吾欢喜的衣橱”成为淘宝第一家双十一销量破亿的女装店。“2016年绝对是张大奕的时代。”纪录片《网红》里,张大奕曾笑脸盈盈地对着镜头说道。

2019年4月,如涵在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敲钟上市,“网红经济第一股”由此诞生。成也张大奕,败也张大奕。早在如涵上市前,王思聪就点破了如涵商业模式存在的三点问题:第一,用于营销的费用过大;第二,过度依赖头牌网红张大奕;第三,没有培养出新网红。

“难造第二个张大奕”是如涵的一大心病,这种焦虑在其业绩上尽显得淋漓尽致。根据其历年财报数据显示,2019财年、2020财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940万元、2640万元,2021财年上半年净亏损8780万元。

错过直播电商的风口,是对张大奕和如涵又一重击。尽管在2019年9月加入直播带货大军,但张大奕还是没能挽回局势,被对手被远远甩开。而去年,张大奕与阿里蒋凡的绯闻,更是让一向走独立女性路线的张大奕人设崩塌,再度让这家风雨飘摇的MCN机构陷入舆论漩涡。

短短一两年间,张大奕就被“后浪”拍在了沙滩上,令人唏嘘不已。而如涵和张大奕,不过是网红经济商业规律下的一缕缩影。从来只见新人笑,现实总是这样残酷的,多数网红不能长红,不知下一个又会是谁?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