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投中网
· 2021年04月16日

“全球无人驾驶第一股”IPO,曹国伟旗下基金成大赢家,一笔投资大赚200倍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张丽娟,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纳斯达克迎来全球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公司。

北京时间4月15日晚,“无人驾驶第一股”图森未来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交易代码为“TSP”。

上市首日盘中一度跌近20%,截至收盘股价平收,报40美元,市值84.9亿美元。

在IPO之前,图森已经累计获得完成10轮融资、累计募资超过6.5亿美元,新浪、英伟达、UPS、Navistar、韩国汽车一级供应商万都、大众集团TRATON、鼎晖投资等都是图森的股东。

此次IPO的认购消息中,贝莱德(BlackRock)、富达(Fidelity)和资本世界投资者(Capital World Investors)三家投资机构作为基石投资者参与IPO认购。

IPO后,新浪旗下的SunDreamInc.持股13.1%的A类股,是第一大机构股东。在图森A轮到D轮的融资中,新浪微创投均参与投资。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新浪微创投在A轮以2.5亿元的估值投资了5000万元,按照目前市值85亿美元计算,即这笔投资的回报倍数已经超过200倍。

有意思的是,新浪最初投资图森的原因,很可能是看重其转型前的产品,即在线广告的图像识别技术,没想到成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的股东。

随着图森未来的上市,纳斯达克也将迎来全球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公司。在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上市这场竞逐赛中,图森抢跑成功。

图森未来成功上市

图森未来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无人驾驶技术企业,专注于为长途重卡开发L4级别无人驾驶解决方案,目前在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德克萨斯州商业化运营。

在创立图森之前,联合创始人陈默先后参与运营了三家公司,分别是苍穹广告(一家楼宇广告平台)、深蓝兄弟(页游棋牌平台)和车国网(汽车O2O交易平台)。

直至2015年9月,其以为新浪等互联网巨头提供以图像识别为主的技术服务的商业猫,创办了“图森互联科技公司”,并于同年获得新浪投资的5000万元A轮融资。

随着2016年自动驾驶风口的到来,陈默发现汽车是人工智能技术渗透最深、有可能是商业化落地最快的领域。也因此,公司更名为“图森未来”,业务也从提供技术服务转向自动驾驶,且下定决心做三件事:1、做L4,2、做卡车,3、在美国市场先商业化。

“只有L4才存在运营无人车市场的可能性。Tire1、OEM都干不了这件事情。这是一个全新的事情,也是创业公司机会之所在。”他说。毕竟,陈默创业从来都是选择“离钱最近”的道路,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我是一名实用主义者,坚信为世界创造价值就一定能赚钱。”

图森未来的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侯晓迪也是年少成名,人大附中知名的“少年黑客”,其后进入上海交大计算机系,并在加州理工获得了计算机和神经系统方向的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即开启图森创业。

招股书显示,图森未来已经开发了一个完全集成软件和硬件的一体化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且截至2020年7月,其自动驾驶车队规模已超过50辆,并已服务于包括UPS、McLane在内的18位客户。

且同在2020年7月,图森未来还在美国启动了全球首个自动驾驶货运网络(AutonomousFreightNetwork, AFN),服务模式主要分为三种,分别是为托运人合作、与承运人合作及自有车队。简而言之,就是打造“货运版滴滴”。

招股书还显示,在2020年,图森与纳维斯塔(Navistar)和大众旗下Traton展开前装量产合作,共同打造并交付L4级无人卡车。目前该款车已收到了5700辆预订订单,并按计划在2024年投产交付。

据悉,目前图森在美国的商业化运营车队规模已经达到了70辆,且在美的业务每个月能给公司带来10-20万美元的营收。而未来规模化之后,一辆车一年大约可以实现6万美元的营收,约5000辆卡车将实现盈利。(美国现有350万辆货车的市场规模)

且图森着重指出的是其高增长的速度,据招股书,预计到2024年,我们将绘制整个4.6万英里的美国州际公路系统。也就是说,3年后其AFN的路线将是如今的16倍。到时候美国48个州的主要运输路线上都可以看到L4自主半卡车。但前提是,这个计划要顺利达成。

在支撑上述成绩的同时,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这家初创公司三年净亏损分别为4501.8万美元、1.45亿美元和1.99亿美元,也就是说在过去三年亏损了逾3亿美元。

烧钱亏损的背后则是巨额的融资。从A轮到Pre-IPO轮,图森一共融资了融到了6.5亿美元,且最后完成Pre-IPO轮时估值达到了35亿美元。其投资者包括但不限于新浪、英伟达、UPS、Navistar、韩国汽车一级供应商万都、大众集团TRATON、鼎晖投资等。

招股书显示,新浪的关联公司Sun Dream Inc.是图森最大的外部股东,持有3,100万股股票,占比约20%。新浪CEO曹国伟、CFO张怿都是图森董事。在图森A轮到D轮的融资中,新浪微创投均参与投资。

新浪最初投资图森的原因,很可能是看重其转型前的产品,即在线广告的图像识别技术,没想到成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的股东。当然,其也将在图森未来首次公开募股中献售6,756,756股A类普通股,套现约2.7亿美元。

除新浪之外,与图森共同量产L4卡车的主机厂Navistar持股6.5%,有2.57%的投票权。

图森未来在招股书中显示,图森未来采用双股权结构,A类普通股和B类普通股在表决权和转换权上有所不同。

按招股书信息,IPO之前图森未来联合创始人、董事长陈默持有9%的A类股,50%的B类股;联合创始人、CTO侯晓迪持有8.3%的A类股,及50%的B类股。

IPO后,陈默将持有公司7.6%的A类股,及50%的B类股;侯晓迪持有7.1%的A类股,及50%的B类股。Sun DreamInc.持股13.1%的A类股。

但图森未来的招股书中明确提到,在财务收益上,图森并没有盈利计划,陈默也曾在2020年7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侧面解释过这个问题,对于图森未来而言,IPO的本质是实现更大规模的目标所需的更大规模的资本。

“二级市场比一级市场有更大规模的钱,能帮助图森未来真正实现商业化。特斯拉上市,是马斯克需要这笔钱把工厂造出来才能造车交付,我们也类似。”

整体自动驾驶重卡赛道日益火热

“如果乘用车赛道实现赚钱,RoboTaxi为目标,可能需要500亿美元甚至1000亿美元的投入。所以从一开始,我们估算自己实现无人驾驶卡车货运赚钱,大概需要10亿美元。”

在陈默看来,作为作为一个初创公司,很难拿出很多启动资金,即便拿得到,也会很慢。与乘用车相比,卡车可以率先商业化。而且,从谷歌、百度自动驾驶方向出来的创业者,会首选乘用车项目,这个赛道会很拥挤。而做无人驾驶卡车的赛道就相对宽阔许多。

连续投资图森四轮的投资人刘伟也解释说,相比乘用车的落地场景,干线物流大多数的路程都是高速公路,道路环境封闭,因为对行驶车辆的速度有要求,并且隔绝了行人、自行车等,环境相对单一,落地的速度也会相对快一些。

Google无人车的开创者、Aurora创始人克里斯·厄姆森就曾经这样解释:如果你的自动驾驶后座上是个人,那顾虑会很多。如果后面就是一卷卫生纸,那实现起来难度就会小得多。

国内外众多参与者中,干线物流无人驾驶的发展路径中可以归纳为两种:一种是从L0逐步过渡到L5;一种是直接从L0一步跨到L4,在垂直领域和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推进自动驾驶,再向L5发展。

只是在刘伟看来,只做到L2/L3的干线物流无人驾驶意义有限,“干线物流最大的痛点是司机,司机不拿掉意味着这个成本上并没有拿掉,还加了一些硬件成本,可能在使用层面会有一些比如说省油或者维修这方面的优势,但是不痛,所以我们只看L4。”

与此同时,商用领域其实更好落地。

就市场来说,根据美国货运协会与美国卡车协会统计,2016年美国公路货运市场达6762亿美元,司机成本占比达26%。考虑到中美卡车司机缺口均持续增高,人力成本势必继续上涨。

麦肯锡的数据甚至佐证道,到2030年,通过利用无人驾驶货车系统,美国卡车运输业的整体运营成本将下降约45%,可节省约850亿至1250亿美元。图森也在自己官网的招聘栏目中,将自己的事业描述为“一个价值8000亿美元的产业”。

也因此,越来越多的乘用车自动驾驶公司,试图或者是已经在切入重卡自动驾驶领域。

全球自动驾驶公司领头羊Waymo在2020年不仅宣布推出RoboTruck业务Waymo Via,还宣布与戴姆勒在重卡自动驾驶领域达成战略合作,目标直指自动驾驶重卡。

Aurora也宣布要进军自动驾驶重卡,Aurora和Uber ATG合并成为100亿美元估值的自动驾驶公司,而Nuro也在去年宣布并购卡车自动驾驶初创公司Ike,在2021年Q1,Nuro宣布获得丰田Woven Planet的首笔自动驾驶投资。

就国内而言,就在今年前两个月,不仅图森接连获得两笔未公布金额的融资,另外一家自动驾驶卡车初创企业智加科技也宣布完成了价值2亿美元的D轮融资,并正在进行SPAC合并谈判,计划通过借壳的方式实现上市。

除此之外,宣布进军卡车业务的自动驾驶公司小马智行也在2月完成了1亿美元C+轮融资,C轮融资总额达到3.67亿美元。滴滴也被爆出正在由CTO韦峻青带队开始自动驾驶重卡方向的研究。

作为这个赛道上的领先者,陈默在接受媒体时表示,图森跟其他公司最大的区别,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我是商人出身,也创过很多次业。所以我们当初第一个目标,就是希望达到自己造血、自己养活自己。我们估算自己实现无人驾驶卡车货运赚钱,大概需要10亿美元。现在来看,当时算得还是比较准确的。”

只是,参照图森未来的招股书可以看出,技术和商业需要两手抓,抓得好的缺钱,抓不住的掉队。就图森而言,其冲击资本市场也只是为了继续烧钱而补充弹药。上市不是终点,只是烧钱2.0阶段的开始。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