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天下网商
· 2021年04月07日

这个90后创始人有点猛,上天猫一年销售破2亿,最近又融了几个亿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管丽丹,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又有好看的彩色隐形眼镜花色上新了!看到博主们的安利,李月迅速在淘宝上入手了一组。

疫情以来,李月化全妆的频次急速下降,“去哪都得戴口罩,化了妆也露不出来,口罩摘了妆也花了。”跟着小红书,李月开始学习打造“心机眼妆”,她也因此迷上了彩瞳。

图片

小红书上的美瞳笔记

和李月一样的女孩还有很多。小红书上,关于“美瞳”的笔记高达72万篇,其中大部分是在疫情开始后发出的。同步爆发的是彩色隐形眼镜赛道。今年以来,国产彩色隐形眼镜品牌moody就以一个月一轮的速度疯狂融资,腾讯和小红书都来入股,老股东经纬中国、高瓴资本也接连加注。

Moody成立于2019年,2020年1月上线天猫,当年天猫双11就实现单月销售额近4000万,全年销售额突破2亿。

另据媒体报道,moody正在厦门投资建厂,核心团队来自中国台湾的彩瞳顶级代工厂晶硕光学,预计2022年中旬可量产。该品牌创始人慈然认为,彩色隐形眼镜赛道的第二场战役,就在品牌、产品和供应链。

资本热钱大量涌入,无疑证明了这个新兴赛道的价值。现在,这个赛道的新玩家,都在用美妆的方式做彩瞳,连完美日记都来插一脚。可如今,“口罩妆”东风渐停,彩瞳这个赛道还能继续“美”吗?

投资人转身搞实业

moody创始人慈然是位上海90后,大学时期在美国康奈尔大学主修证券分析,2016年大学毕业后拿到香港摩根大通投资银行部的offer,从此作为投资人活跃在金融圈中。2018年,慈然回国,在红杉资本中国继续从事投资工作。

慈然一开始并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创业者,转折出现在2019年。天猫数据显示,2019年,线上彩瞳消费群体中,90后、95后占比近七成。彩色隐形眼镜的销售额、人群、年客单价逐年上涨,近三年复合增长率分别达31%、20.9%、8.4%,彩曈市场增长势头强劲。

慈然对彩色隐形眼镜市场进行了一番调查,发现无论是匹配彩妆行业的发展速度,还是年轻人的近视率,这个市场都是一个亟待开发的“处女地”。于是在这一年,慈然辞去了光鲜的投资人工作。

一开始,慈然就将自己品牌的受众定位为“Z世代消费者”。为了契合Z世代的偏好,moody这个品牌名应运而生。“moody翻译成中文就是‘情绪化’,当我们提到所有的情感、情绪化,moody都在延展。”

右三:moody创始人慈然

从2019年成立团队,到2020年正式上线天猫旗舰店,慈然花了一年的时间研究供应链和用户行为。结果发现,日抛彩色隐形眼镜在线上占比还不到一半,普及率不高。团队决定以短抛期的彩色隐形眼镜作为市场切入点,并在花色设计方面有更快的反应速度。

2020年1月,moody第一个系列HE DOESN’T KNOW正式上市,主打自然心机,内含四款不同花色。这款产品一开始销量惨淡,这让慈然和团队一度感到“非常煎熬和痛苦”。

但他们很快赢得市场的肯定。两个月后,moody天猫旗舰店销售额突破了100万元,到6月份,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成为线上赛道冲得最快的彩色隐形眼镜选手之一。

也是在去年6月,moody宣布完成天使轮及A轮融资,共计6000万元,投资方里有高瓴创投、经纬中国等老牌VC的身影。

此后,moody发展速度越来越快。2020年,店铺11月单月销售额近4000万元,累计年销售金额已超2亿元。

资本也持续加注。今年1月和2月,moody连续完成总值约3.8亿元B轮和B+轮融资。纪源资本、高瓴创投、经纬中国、源码资本都是其投资人。3月份,moody股东中新增了腾讯和小红书的关联公司。

彩瞳的第二场战役:品牌、产品和供应链

源码资本合伙人黄云刚表示:moody发现和抓住了彩色隐形眼镜行业线上化、短抛化、品牌化的趋势,仅用一年时间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与其团队一直以来重视研发和品牌建设分不开。

做彩色隐形眼镜的国货品牌那么多,为什么moody能快速实现从0到1?慈然表示,背后有多个因素:包括啃下了最难啃的供应链,创始团队对流量和年轻人喜好度非常敏感,此外,电商降低了创业门槛、加速了品牌爆发。

不同于一些“二道贩子”,moody一开始就是支“正规军”。其联合创始人曹飚此前在强生担任销售总监,也曾经是世界第二大隐形眼镜品牌库博光学(中国区的负责人,在隐形眼镜行业中拥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因此,moody可以快速接入优质供应链。

图片

2019年,moody团队走访了大陆、台湾、韩国等多地的隐形眼镜工厂,最终选择在台湾搭建供应链。这家台湾工厂是多家日本头部彩色隐形眼镜品牌的供应商,也是目前亚洲地区少数实现彩色隐形眼镜全自动生产的工厂。

融到几个亿资金后,moody仍然将目光放在了上游供应链打造上。据媒体报道,目前moody已经开始涉足上游供应链建设,正在厦门投资设厂,名为爱睿思(厦门)科技有限公司,其核心团队来自台湾最大的彩色隐形眼镜生产商晶硕光学。

“从很早很早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准备自己建供应链,或者自己有更大的供应链投入。如果要建立长期壁垒,我们就必须要把更多钱放到产品本身,回到设计和材料本身。”慈然判断,彩色隐形眼镜赛道的第二场战役,就在品牌、产品和供应链。

而在品牌和产品的方法论上,慈然也有自己的想法。

“短期内迅猛增长并不是moody的核心目标,做市场教育才能深度渗透市场,品牌人格化才能使品牌价值被用户真切感知。”慈然表示。

正是因为如此,moody对上新比较审慎。2020年4月开始,moody连续4个月暂停上新,理由则是金粉系列闪度不及预期,团队要解决问题。

“在B轮之前,很多公司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做判断,必须要依靠创业者的直觉和灵感往上爬,但在B轮之后,优秀的创业者会突破界限,用团队弥补自己的短板。”慈然认为,在产品开发上,创意总有枯竭的一天,只有形成自己的爆款打造方法论,出的每款产品才能配得上“上新”二字。

目前,moody售有“太空迪斯科”“HE DOESN’T KNOW” “少女白日梦”三个10片装的日抛系列,以及灵感动物园、瞳趣咖啡馆两个2片装的季抛系列,还有蒸汽眼罩、隐形眼镜护理液等附属产品。单个系列的花色大致有5-9种,一盒售价在89元-119元不等。

彩色隐形眼镜赛道还能“美”多久?

慈然曾透露,在moody买零度彩色隐形眼镜的用户超过30%,这些用户在买彩色隐形眼镜的时候并不是为了矫正视力,而是为了可以变得更美。

经纬中国合伙人Harry万浩基也说:“彩色隐形眼镜包含医疗器械+消费品双重属性,门槛较高,消费人群和彩妆有很高重合,且复购和用户价值更高,是值得关注的新兴领域。”

正是因为“美”这个词的无限想象力,让彩色隐形眼镜成为了2020年最火爆的细分赛道之一。去年,不止moody一个国货彩色隐形眼镜品牌获得了融资,4iNLOOK、CoFANCY、可啦啦等品牌都接到了资本的橄榄枝,粗略计算,融资规模超过6个亿。连完美日记也宣布入局彩色隐形眼镜业务,推出了相关产品。

“隐形眼镜(包括彩色隐形眼镜)在需求端、供给端、渠道端均呈现出从医疗用品到消费品化,从消费品化到快消品化的趋势。”曾对隐形眼镜市场做过分析的峰瑞资本这样表示。

疫情之后的第二个夏天即将到来,或许,今年的“口罩妆”热度会大不如前,但可以肯定的是,过去一年“猪猪女孩”们对彩色隐形眼镜培养起来的热爱,不会因为脱掉口罩就消失。

随着彩色隐形眼镜的快消化,这个细分赛道的独角兽们也在加速冲刺。下一个“完美日记”,会在不远处吗?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