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微果酱
· 2019年09月19日

从篇篇10w+到停更,那些做短视频的公众号活得怎么样了?

微信,公众号


当前的公众号江湖由图文号、条漫号、视频号三分天下,由于载体属性的原因,后者一直处于暧昧的位置,近几年因短视频的热潮又数度被人们推到舆论风口。

短视频“扶持”公众号的元年已过,当初趁着风口入局的万千视频创作者是战略性撤退还是登上视频公众号的龙头?果酱妹满怀好奇地做了一番调查。

01

“元老级”视频号重新洗牌

这些“老号”算是最早的一批在公众号开拓视频领域的自媒体,它们背靠公众号流量井喷的红利时代,乘着短视频入侵公众号的飓风,凭借着提前入局的先天优势,在短视频元年赢得满堂喝彩。但时隔几年,有人“死”了,有的人还“活”着。

一条

“一条”创办于 2014 年 9 月 8 日,探索一群中产阶级追求生活质感的故事。 2017 年以累积粉丝达2000W及视频半小时阅读量 10 万+的傲人成绩备受瞩目,电商平台“一条生活馆”上线一年半,单月营收破亿。

如今的“一条”在内容上保持着专业水准,公众号头条阅读量篇均10W+是基本操作,故事主角也从最初的素人到明星再到各个领域的“大神”。在内容变现的赛场上,经过多年沉淀,“一条”依旧是领跑者。电商模块从公众号迁移形成独立的电商APP“一条”。在全国一线城市开设了 12 家线下门店,实现了电商到零售企业的转身,由自媒体晋升为一个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公司。

二更

“二更”诞生于 2014 年 11 月,聚焦现实中的平凡故事。自 2018 年完成1. 2 亿元的融资后,奠定了头部短视频MCN的地位。

但早在 2016 年“二更”就表明,“去公众号”时代即将到来,没有必要在不可预知的平台上花过多精力。

虽然重心不在公众号,但它在其他平台上开花不断。 9 月 1 日,“二更”正式加入“学习强国”平台,上线五大内容板块,公益正能量形象进一步稳固。

变现方面,基于自身优势,“二更”玩起了知识付费,开设与短视频制作相关的线上课程栏目“二更教育”,其以“二更学院”、万名创作人计划为抓手,自 2016 年开始倾力打造“影视创作人生态平台”。

潮人小罗

定位恶搞视频的“潮人小罗”于 2015 年 8 月正式开号。 2016 年凭视频《刷保时捷开豪车,约会女主播~》爆火,播放量达到 500 万,当天涨粉 30 万,成为 2017 年最出人意料的黑马公众号。

时隔两年,“潮人小罗”篇均10W+的神话俨然已成过去,现在头条阅读量基本在5W~7W,在看数在 100 上下,相比 2017 年的火爆,每条视频3W~7W的播放量则略显冷清。

观其内容,仍然坚持以恶搞为主的剧本创作,接地气的画风与两年前爆红的视频并无太大区别,内容上的固化以及观众口味的升级或许能作为“潮人小罗”以上单薄数据的答案。

另一方面令人唏嘘不已的是,微博坐拥 260 多万粉丝的“潮人小罗”,每条微博的评论互动量只有十几二十条。没有系统的官方运营和宣传,整个俨然是创始人的个人号。

刻画

刻画在 2016 年开设公众号,打出的slogan是聚焦生活方式及艺术,创始人苗炜是《三联生活周刊》的原副主编。不同于上面公众号身披亮眼数据,“刻画”就像其视频调性一样,不紧不慢,是各大视频公众号激烈竞争中的一股清流,看起来质量过关的内容,但阅读量只维持在2000~5000,直到 2019 年也是如此。

现在,这个带有杂志气息的公众号在今年 3 月 1 日后就再无更新,微博最新的内容也截止到 1 月 3 日。

_chinaz_page_break_tag_

02

“新人”各领风骚

2017 年,被新媒体人称为短视频元年,创业者们被Papi酱、办公室小野斩获的诱人红利刺激得跃跃欲试。

粤知一二

“粤知一二”创立于 2017 年,一档发家于公众号的 90 后粤语脱口秀。 2017 年 4 月 8 日,一则《你那么喜欢蹲草丛,怎么不玩宠物小精灵》的推送为它打开了阅读量10W+的大门。 2018 年 7 月粉丝突破 200 万,全网粉丝超过千万。

时隔一年,“粤知一二”公众号阅读量早已实现篇均10W+,并开始进军其他短视频平台,截至目前,bilibili总播放量达1. 2 亿,抖音粉丝超 588 万。

内容变现方面也由普通的品牌广告到电商小程序再到现在走进线下的“年轻有危”栋笃笑巡演,演出门票在预售中被一抢而空。

嘻咦啊看

“嘻咦啊看”的前身是在 2017 年风靡一阵的“阅后即瞎”,凭借出色的文案,该档电影解说脱口秀开播 1 个月,全平台活跃粉丝达百万,公众号打开率保持在45%左右。

但好景不长, 2018 年 3 月 22 日广电部门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明确不得恶搞经典文艺作品,不得对其做重新剪辑等。

作为电影版权雷区遍地的电影解说节目,对作品“二次创作”的属性使其分分钟踩雷。“阅后即瞎”当天便发布了自查停更通知。

直到 2018 年 8 月 6 日,节目以“嘻咦啊看”的名号重生归来,回归文章阅读量被推至10W+,从前积累的忠实用户成为其再次扬帆起航的推动力。

现在的“嘻咦啊看”虽没有了刚开播时篇均10W+的热闹场面,但稳定的7W+阅读量和品牌广告变现,足以让其“疗伤自愈”满血复活。

菊椒男孩

“菊椒男孩”在 2016 年 12 月入局公众号,作为毒舌电影旗下的短视频自媒体,继承了其强人设的特性,闷骚的“椒爷”和痞坏的“菊长”扛起了这档真人出镜的电影解说节目。 2018 年实现了全网粉丝数破 500 万,视频全网累积播放量达 14 亿。

“菊椒男孩”一开始只是单一的方言电影解说,如今开设了多个栏目来满足粉丝的不同需求,“狗兔电影院”提供最新的影视资讯,“鬼片测评”带着观众一起看片,“电影VLOG”,直击各种电影活动现场。

虽然现在篇均阅读量仅在2W左右,但粉丝粘性较高,加上除了公众号,其视频也在多个平台分发,创新与质量保持并驾齐驱的话,稳步上升也是视频公众号的一条重要出路。

03

短视频内容会分得更大蛋糕吗?

不可置否的是,当前公众号领域的视频号多数兼顾了各大短视频平台的内容分发,甚至将重心转移至各大短视频平台。

据第 44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19 年 6 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 54 亿,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7. 59 亿,占网民整体的88.8%。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 48 亿,占网民整体的75.8%。

短视频时代的全面来临,让短视频平台前进的步伐似乎携有一股所向披靡之势。面对其他内容平台的挑战,行至八年的微信事实上也在逐渐渗透短视频,以期用新鲜“血液”激活疲软状态。

•  2019 年 3 月,公众号内测“视频前贴广告”,号主通过素材库上传大于 3 分钟的视频,用户在wifi环境下观看公众号文章内的视频,号主即可获得分成收入。

•  2019 年 6 月,微信优化视频观看体验,即看即点。号主只需按要求设置并发布视频消息,用户即可体验直接播放视频,无需二次跳转链接。此外,视频还会以卡片大图的样式显示封面。

•  2019 年 7 月底,公众号后台推送视频时新增设置“观看更多”的选项按钮,最多可选 3 个视频。设置完成后,用户将在观看公众号视频页面看到“观看更多”的三个视频。

•  2019 年 8 月,微信大范围内测"视频原创,成功标注原创的视频除具有原创、视频来源的标识外,还将获得更高的广告收益分成。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并不仅仅局限在优化视频内容的各项硬件,“看一看”中逐渐增多的视频、朋友圈视频自动播放、联合腾讯直播内测通过小程序码预约、观看公众号直播等等,微信的每个环节都在渗透着短视频。

那么,微信如此频繁的优化动作会使得短视频内容在公众号分得更大的蛋糕吗?果酱妹认为,这是有可能的。

作为头部大号,“十点读书”于 2017 年就在公众号布局短视频——上线“十点视频”,仅半年时间,用户突破100W,迅速在公众号视频领域抢占一席之地,搭建一个完整的内容矩阵,以便占取更多的市场份额。

一方面,短视频的蓝海诱惑着创业者纷纷试水。另一方面,其音画结合的特点在内容表达上较出色于图文。快餐式阅读时代下,用户可能宁愿看一则三分钟的视频也不愿读一篇需要花费三分钟的长文章。

因此,无论是不断涌现的短视频平台还是正在发力的公众号,视频的内容形式必将会越来越丰富,以满足用户的内容需求。

| 纠错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